登录站点

用户名

密码

从“羊左之交”说起

16已有 6034 次阅读  2017-05-23 16:23
  从“羊左之交”说起
  
  1
  最先,“羊左之交”出自于汉•刘向的《列士传》:“六国时,羊角哀与左伯桃为友,闻楚王贤,俱往仕,至梁山,逢雪,粮尽,度不两全,遂并粮与角哀。角哀至楚,楚用为上卿,后来收葬伯桃。”
  这个故事记录得很清楚,刘向说:这事发生在“六国时”,也就是春秋时期。故而,其间的楚王是六国时的楚国国王,但哪个楚王他没说,并有“上卿”这样的官名。
  后来,又看了冯梦龙的《羊角哀舍命全交》这小说,开始时便有一头雾水,在历史记叙上多次出现失误:开头说是“春秋时”,其间又有“楚元王”,再后是“二鬼战荆轲”,很显然,这个小说故事确有“关公战秦琼”之嫌。但不管怎么说,冯梦龙的“羊左之交”,确实是一部义士经典,不但感动了《三国演义》的“刘关张”,甚至影响至今。
  
  2
  话说春秋时期,左伯桃去楚国求官,一路风霜雨雪。某天近晚时分来到一片竹林前,看见有一茅舍透出一片微弱的黄光,便去敲门求宿。这时,从里面出来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中年人,引他进入茅屋,这人就是羊角哀。
  左伯桃见此人良善,彬彬有礼,且满屋是书,知道是位读书之人,想是遇上知己了。入屋之后,二人促膝长谈,不想话语投机,有如胶似膝的感觉。就这样,左伯桃和羊角哀一直说到天亮。因为雨雪,左伯桃在羊角哀的家里一住三天,二人都觉对方不同凡响,有意结为兄弟。因左伯桃比角羊哀大五岁,故左为兄,羊为弟,二人互敬有加。
  在左伯桃的说服下,羊角哀简单地收拾一下行李,便与左伯桃一起前往楚国求仕。一路上,风餐露宿,二人又走了十数天,进入到一个人烟罕见的大山里,想要入楚,则必须翻越此山。其时,雨雪纷飞,二人衣裳单薄,又没有多少食物。左伯桃想,如果两人这样走下去,肯定不是冻死,就是饿死在路上,怎么办呢?
  突然,左伯桃有了主意,他对羊角哀说:“兄弟,此处荒山野岭,雨雪交加,你我二人若是这样走下去,必定都会死在半路之上,不如脱下为兄的衣服给你穿,把食物也留给你,贤弟年轻力壮,一个人去楚国吧!”
  羊角哀一听,顿时泪如雨下,他哪里肯受?扶着左伯桃说:“要走,也是兄长你走;要脱衣服,也是小弟我脱啊,若兄长不依,咱们就一起往死里走吧!”
  话才说完,羊角哀便要脱去衣服。左伯桃知道拗不过这位兄弟,又心生一计,假装摔倒,对羊角哀说:“为兄脚痛,兄弟可去搬一块石头过来,让我休息一下,咱们再做打算!”羊角哀赶紧放下包裹,跑去搬石头。待羊角哀搬来石头时,左伯桃已脱下所有衣服,双手抱肩盘坐于地,嘴唇发紫,浑身打颤,已是奄奄一息了。
  羊角哀赶紧扔下石头,从地上拣起左伯桃的衣服,要将左伯桃包起。左伯桃哪里肯依?用尽最后的力气将羊角哀推开,说道:“兄弟,你自保重吧,大哥先去了。他日若功名成就,可回来与我收尸……”说完,左伯桃的身体慢慢僵硬,冻死了!
  羊角哀号哭了一阵之后,别无他计,只得穿起左伯桃的衣服,提起干粮行李,一人往楚地去了。
  羊角哀很是幸运,他成功地走到了楚国,晋见到了楚王,向楚王献上治国之策。很快,他的才华得到楚王的赏识,拜他为中大夫。受封之后,有一天羊角哀向楚王陈述了兄长左伯桃风雪“赠衣并粮”之情,请求准他回去,为左伯桃收尸。楚王甚为感动,便加封了左伯桃一个中大夫的名爵,恩准了羊角哀的请求。
  羊角哀找到左伯桃的尸体之后,为他穿上中大夫的衣冠,将他收葬入土,并建庙立碑,为他守灵。是夜,羊角哀梦见左伯桃浑身是血,向他哭诉:说墓地有个邻居叫荆轲,因为刺秦未遂屈死,浑身力气没地方发泄,便来欺负于他,把他打得浑身是血。羊角哀一梦惊醒,已是天亮了,想起昔日左伯桃“赠衣并粮”之情,于心不忍,遂拔剑自尽了。
  随从大惊,劝阻不及,无奈之下将他与左伯桃合葬在一起,立下碑字。于是,便有“二鬼战荆轲”的故事,流传于后世!
  
  3
  而据汉•刘向《列士传》所载——“六国时”推论,故事人物显然是春秋时期的;并且,“上卿”也是当时的一种官职。冯梦龙在小说《羊角哀舍命全交》中,虽然开头也注明了“春秋时”,却把楚王说成了“楚元王”,时间一下子往后跑了数百年,跑到西汉初年。楚元王刘交是刘邦的同父异母四胞弟,与刘邦政见相投,是建立西汉的功臣之一。
  刘邦废黜楚王韩信之后,将封地一分为二,一块交给了刘交,一块交给了刘贾。刘交从此成为汉王朝的藩王之一,他的后代有南朝刘宋王朝的开国皇帝刘裕,及著名的学者刘向、刘歆父子。后世人丁兴旺,繁衍极盛,是构成中华刘氏族群的重要部分,占全国十分之二、三。《列士传》就是刘交的后人,楚元王的四世孙刘向所著的。
  可能出于这种原因,导致冯梦龙在小说中出了大错,将春秋时的“楚王”,写成了“楚元王”。然而,此“楚王”非彼“楚王”也!
  但观冯梦龙小说上的迹象,虽开篇时就注明“春秋时”,却多半含糊于汉初之事!比如:荆轲,那是刺秦的义士,“六国时”秦并未完成统一,羊角哀和左伯桃之死,与荆轲这位百十年之后的小辈,无任何关联;更何况小说中的故事,是荆轲死在了前面,他的亡灵跑来欺负左伯桃这个新鬼。如果按现代穿越剧来理论,这戏就有看头了,人们也不会说冯梦龙是“关公战秦琼”了,然而当时却没有穿越这种说法。
  故而,后人自然就把它看成是“关公战秦琼”式的闹剧了,虽是小说,但史实上确实有点乱了。再比如文中的“王佐之才”,这话是从左伯桃口中说出的,他想拉羊角哀入伙,和他一起结伴去楚国谋官,用这话称赞于他。然“王佐之才”这一句成语,亦是出自东汉•班固的《汉书•董仲舒传赞》——刘向称董仲舒有王佐之材,虽伊、吕亡以加。
  这“王佐之才”的成语,显然也是在西汉之后才流行开来的。春秋人说这样的话,当然也是很有超前意识的比喻了!
  于是,后人干脆就把左伯桃和羊角哀一起纳入了汉初人士,这样,冯梦龙的小说《羊角哀舍命全交》的故事情节,也就合情合理了。而反观刘向与冯梦龙的记叙,也表现出二人之间对义气有不同的理解。
  从刘向所记载的故事中我们可以看出,他把左伯桃写成故事的主角,主体叙述左伯桃知遇羊角哀,说服他一起去楚国谋求功名,并在危难之际舍己成人的故事!而冯梦龙则以羊角哀为主角、左伯桃为配角,歌颂人间的义气。先阐述左伯桃舍己,为朋友献身就义;而后又更深一步写获取功名之后的羊角哀,为朋友之梦,毅然选择就义。
  
  4
  总体看来,刘向之义气偏重于管鲍之交,他是理性的,在两个人都有可能死的情况下,他把生留给了别人,把死留给了自己,从而发散出人间道义的光彩。
  而冯梦龙之义则取向于桃园结义,且又次之于桃园结义。因为刘、关、张之间,关羽是被敌人杀死的,故而刘、张欲为之报仇而死,自然是一致对外的侠义精神,是天经地义的。但“羊左之交”却有所不同,左为朋友就义,羊却只是受到“义”字的压迫,内心中有愧疚而选择死亡的,其死,似乎没有多少价值,反倒辜负了死者一片真情!
  事实上,冯梦龙在“羊左之交”的故事里,突出羊角哀在取得功名,为梦而死的“义气”之后,我们不禁要问:为什么羊角哀在左伯桃死后,不是当时就自尽呢?人在悲伤时,做出这类事情似乎更加合理!在生与死之间,他没有选择“就义”,而是奔向新生与功名!个人觉得,在羊角哀的心里,有一种比“义”字更为强大的渴望——就是生存与功名。这些,本来就是他们二人未竟的目标和方向,应该有人去实现它!
  所以,当羊角哀名利双收时,他想到了朋友,他要兑现他的承诺,以尽义理!当他回到故地,埋葬了左伯桃之后,却因为一个梦而自杀,难道他忘了结伴而行的初衷吗?为什么他没有想到,他的死,会让左伯桃的牺牲归零呢?不如当初二人一路相扶,一起走向死亡更为惨烈?显然,在羊角哀的心里,一直有一股强大的亏欠道义,在折磨着他!
  左伯桃就义之后,羊角哀或许也想到了死,但为二人未竟的理想,他没有死,而是去实现他们的理想;但是,当理想实现之后,羊角哀本可以享受之后带来的荣华,却因荆轲之事,毅然赴死,与左伯桃携手于阴间战胜了荆轲。我想,这多半是羊角哀的愧疚之心,觉得自己苟活于世,独享功名富贵,是对不起兄长的,故而他最终也选择了就义。
  当然,如果梦境是真实的,既然左伯桃已把生的希望给了羊角哀,为何要在他入土之后,向他投诉做鬼的凄凉,说出让人欺负的苦事来折磨羊角哀呢?从而为羊角哀的死,埋下伏笔!如此说来,左伯桃似乎没有尽到好人做到底的责任了。
  以上只是根据小说的故事情节就事论事,丝毫不影响人们对二千多年来“羊左之交”的认可,和儒家忠义思想的传承。比起历史的真实性,人们对小说情节和儒家思想的理解,或许更注重于直观而忽略了本质。读者和观众更愿意享受感观上的真实和传统上的理解,以至现代人有一段时间喜欢玩穿越,写穿越小说,演穿越电影。
  更为可乐的是,读者和观众似乎也并不挑剔,甚至于认可了这种文学上的道义倾向,经常把野史当成正史讨论,并且无可救药地把野史当成了正史。
  
  5
  不管人们对小说中的“义”字如何理解,羊角哀在左伯桃死后,没有选择殉葬,而是在求得功名之后,良心上受到谴责而最终赴死,这种“义气”,当然是存在一些疑问的。没有人会怀疑羊角哀的真诚,但羊角哀忘记了左伯桃当初选择死亡的初衷,而自己最终也选择死亡,这显然辜负了左伯桃的一片苦心,这种“义气”,又从何说起呢?
  幸好,在冯梦龙的时代,人们一向相信这个世界是有轮回的。是有阴阳有鬼神的,梦与灵魂本质上是相通的,这才使得羊角哀的死,进入到合情合理的道义之中。当他们重新进入到另一个世界时,一起生活、并肩战斗,这才是道义上的发扬和光大,才是最好的结局。于是,人间的大义,就有了更有意义的延伸和扩展。
  所以,在这个世界上,有许多不合理的东西,却是非常合情的,是值得中国儒家思想继续推崇的,是值得我们在新的道德观和文明导向上,做进一步借鉴的!
分享 举报

发表评论 评论 (3 个评论)

涂鸦板

东南网官方微信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