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站点

用户名

密码

漫话永春纸织画

11已有 2341 次阅读  2017-08-09 20:49
  漫话永春纸织画
  
  1
  多年前,有一朋友送我一幅挂历,那是纸织的,像旧时的竹帘。那一年是羊年,那幅挂历画着一株春柳,柳树下有三只羊——其中有两只大羊和一只跪奶的小羊。这是一家三口子,隐喻“三阳开泰”,吉祥如意!
  后来我知道,这是一幅纸织画。但是,它又有别于纸织画,是印刷的纸织画,带有广告性的新春挂历。虽然这种挂历的工艺也是纸织的,但它并不是一幅一幅用手工画上去的,而是事先编织好了纸织板,再通过电脑印刷,打印上去的!
  看到这张纸织画,让我想起永春的国家非遗产品——传统的手工纸织画。那么,这种传统的手工纸织画,又从何而来,往何而去呢?
  据说,早在隋朝初年,被灭国的南朝后主有一部分后人,南迁避难至福建永春,在永春的大山里安家落户。当时的陈氏后人,从宫廷中带来不少画师。到永春之后,他们看到当地人用细竹片串成许多门帘和窗帘,并在门帘和窗帘上,涂漆绘画,编织成颇有艺术性的家用产品。画师们深受启发,从而创立了永春纸织画艺。
  那么,什么是纸织画呢?就是先用熟宣纸绘画,绘完画作之后,用尺子和刀,将画面裁剪成一毫米左右宽的纸片,然后再将一条条纸片,用细线按原来画图的顺序,编织起来。之后,在突出部位补上几笔,作为画眼,装裱成国画一样的字画。这就是纸织画。
  和传统的国画相比,纸织画显然也是立足于国画基础上的,它重画轻织。但是,经过编织、装裱后的纸织画,比起国画,更具有立体感和艺术性,令人赏心悦目。
  
  2
  尽管纸织画的历史久远,具有独特的艺术性,但因时代改变,需求量不断减少。目前,在永春城关,能够绘制此类艺术作品的,仅剩区区20几人,且都是些上了年纪的中老艺人。他们秉承先人的技艺,锲而不舍,为中国传统艺术,留下可以传承的衣钵。但是,由于种种原因,其发扬与传播,依旧任重而道远。
  据传,自清末以来至20世纪80年代,永春的纸织画曾经有过两次濒临消亡的危机。在此期间,永春原来比较出名的五家纸织画坊有——施锦亭、黄芳亭、王华亭、章兰亭和李桂亭。在短短的数十年间,至今留有遗传人的,只剩下黄芳亭和李桂亭了。而在解放后,又仅剩黄永源先生所经营的黄芳亭,还有一部分的订单,得以勉强生存下来。
  黄永源生于1904年,祖上是永春城关的一家纸织和漆蓝工艺世家。故而,他从小随父学艺,深得家族真传。长大后,他凭借祖传的技艺,绘制一些纸织画卖给别人,籍此勉强维持生计,养家糊口。1958年,在政府的倡导与支持下,黄永源开设了第一期纸织画制培训班,期间结业者多达33人,一时间,纸织画艺又见兴起,其间有不少海外客户来下订单;而国内的订制和收藏者,亦不在少数。
  但是,这只是短时的兴盛。时过境迁,随着改革开放的进一步深化,泉州经济发展十分迅速,靠学这门手艺赚钱的苦差事,已渐渐为人们所淡忘,转而被经商赚钱的思想取代。的确,80年代之后,不少的人通过经商创业、开矿承包、养殖种果,赚下了不少的实惠钱。那些必须经过多年磨练才能有所成就的手艺活,逐渐被人们淡忘了,抛弃了。
  同时,由于经济的快速发展,人们的思想观念也逐渐转变。有一段时间,文化艺术品的收藏与鉴赏,逐渐离开了人们的视线,被花天酒地的物质生活所取代。于是,纸织画渐渐走入了它的历史低谷,终于变得一蹶不振了。
  收藏和买卖的人减少了,学艺制作的人也减少了,这都已经成了不可改变的事实。目前,继续传承、维系这门手艺的,除了黄家的后人之外,还有数位当年由黄永源培养出来的学生。其中比较出名的有:林志恩,周文虎,李志杰等人,但都已七十多岁了。
  作为中国四大家织之一的永春纸织画,一度曾与杭州丝织,苏州刺绣,四川竹帘画齐名,有过一段时间的鼎盛与辉煌,现如今,如此快速衰竭到只剩区区二十几名从业人员,且濒临危机,实在可惜。究其根源,一方面是因为世事变幻,市场受到挤压;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传统纸织画传媳不传女,独家单传等社会因素所造成的。
  
  3
  市场需求的变化,是任何传统艺术消亡的主因之一。任何工艺品一旦由家庭用品转入收藏,其市场必然萎缩,高雅艺术的本身,只会造就曲高和寡的结局。倘若纸织画能够转化成为日常用品,其生存的空间自然增大。譬如我们前面所说的,尽管纸织挂历的某些工艺,脱离原有的制作方式,由单一绘画转成机器印刷,但其工艺性依旧保存着。
  虽然,转为家庭用品可能失去作品的唯一性,但经济和艺术却可以得以永久运转和传承。恰如我们今天成批印制春联,虽然也有不少人觉得它失去原味,但大多数人依旧喜欢。印刷春联成为春节和喜庆必须用品,人们使用起来方便简洁,省去到处求人帮忙书写的麻烦。这种把传统艺术转化成生活用品的经济艺术,是拯救濒危艺术的最佳手段,有了它的传承,就会保持传统工艺的优越性和独特性。
  历史,总会让我们改变一些什么,以适应生存与传承的需要。所以,任何艺术与传统,都必须跟着时代而改变一些什么!有人曾列举了张小泉剪刀与双立人刀具的不同结局,尽管同为百年老字号,但一成不变的张小泉剪刀,必然会产生消亡危机——试想,有谁会买上一把老剪刀,作为老字号而收藏呢?
  永春纸织画想要得到传承和发展,是不能走张小泉剪刀的老路的!许多老艺人后悔带领年轻人走入传统工艺这一行业,我以为,这种后悔是没必要的。事实上,我们应该立足传统,开创未来,制造出适合当代的艺术品。
  传统艺术想要继续传承和发扬,不能只靠世遗保护,而要溶入现代科技和经济思想,在保证传承的基础上,立足创新,融入社会。
分享 举报
东南网官方微信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