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站点

用户名

密码

颠覆三观的非洲行(十二)走进辛巴人部落

13已有 3630 次阅读  2017-08-06 11:27
上一篇(没有了)

颠覆三观的非洲行(十二)走进辛巴人部落

    参观辛巴红泥人是我们这次非洲行的重头戏,早上离开Terrace Bay营地后直奔辛巴人所在地奥普沃(Opuwo)。 奥普沃是纳米比亚西北部Kunene区的首府,人口1,2000人,距离首都Windhoek720公里。在靠近奥普沃时,司机让我们认识下“猴面包树”。 

    猴面包树树干粗壮,高可达25米,胸径10-14米,有时可达28米粗。最近利用碳追踪技术和心材年轮研究,认为直径10米的猴面包树可能有2000年树龄。

    纳米比亚北部重镇奥普沃,不如我国农村的新兴乡镇,但这里人流明显多起来了。打扮各式,有捂得紧紧的,也有赤裸上身的;男人手上离不开小棍子,搬运东西还习惯用头顶! 

   我们住在ABBA旅馆,可我们用餐都在装修豪华的Opuwo Country Hotel酒店,这里可以俯瞰奥普沃全城。

   在这里看到好多黄皮肤的人:日本人、韩国人,还有台湾、香港、大陆的中国人。尤其阵势浩大的2只大陆队伍。根据国内摄影的经历,我很难想象明天拍摄是怎么进行的!

    根据网上的介绍,为了拍好红泥人这个题材,必须先做好村长(族长)工作,送上油、米、面、毛毯等日常用品。但是今年是按人头缴纳规定费用,通过Opuwo Country Hotel酒店代理联系参观事宜。早上酒店派辆中巴接上我们去40多公里外的辛巴红泥人村落,车上一共就8人,另外2人是欧洲的一对夫妇。

   中巴驶进一个村落,村长热情前来迎接。放眼四周,就只有我们这一批客人,看来当地旅游管理跃上了一个新台阶,通过他们安排,把几个队伍分散到不同的村落了。

  

    17世纪,辛巴人从安哥拉高原迁徙至纳米比亚,曾一度成为非洲大草原上最为富庶和强大的游牧民族之一。如今,他们依旧停留在原始的生活状态——聚集在一个个孤立村落里,依靠传统畜牧业为生,远离现代文明。现在辛巴族生活在纳米比亚的北部地区,是个上万人群体的半游牧民族。男人出去游牧,而妇女在村落里承担绝大多数日常劳作,包括挤牛奶,照顾小孩,挑水,甚至建造房屋。

    辛巴人居住的房屋低矮简陋,大多是用树枝和掺有牛粪的泥巴搭建而成的。屋内面积有大有小,不超过十平方米,为防止房屋坍塌,屋内大都会竖起比较粗大的木头来支撑房顶。他们的屋内没有家具,东西随意摆在地上、挂在墙壁上。也没有铺盖,一条毛毯又当大衣又当被。

     一个家族结成一个部落,一个村子基本就是一户人家。家族制是唯一的社会制度保障,家族长老掌管一切。由于一种神秘遗传基因的缘故,很多辛巴男孩活不到15岁,因此辛巴人部落的男女比例严重失调。他们的男女关系非常随意,这里的男子一般要娶34个老婆来保证人口的繁衍。

    辛巴男人的每个妻子和她生育的孩子住在一栋篱笆房里。一个篱笆房,就是一个母系家庭。父亲兄长去世后,其财产包括老婆都由弟弟接受,父母则由兄弟出钱大家供养。

    辛巴人维持着较为原始的生活方式,常年袒露上身,腰间系一块兽皮或布。辛巴女人终年将黄油和红土的混合物涂抹在皮肤上,连头发也要用这种红泥巴包裹着。她们这么做,一是为了抵御烈日暴晒,二是蚊虫不会叮咬,所以辛巴女子的皮肤永远都是红色的。由于缺水,辛巴女人一生都不洗澡,一辈子都裹在红泥巴中,因此被称为红泥人

    为了欢迎我们到来,村长组织他们表演他们的生活和习俗。

    跪拜祝福仪式 

    一对姐妹表演土著族舞蹈

    捕猎和打斗 

    全部落人们的娱乐活动:  辛巴女子轮流着,或单个或成双出来使劲地转圈。其余人在旁打拍子、唱歌,呐喊,他们玩的很久、很高兴!

    最后是合影留念。

    红泥人越来越少了。据说5年前,这一带红泥人有近3万人,每个村落都生机盎然。现在由于辛巴男人的基因缺陷一些村子没人了,到如今传统的辛巴族人数量不足两万。专家预言:10年后这个部落将不复存在,人类博物馆将是他们唯一归宿。

 

    这张是我们在南回归线处留影。

    欢迎继续关注下一集“动物才是这里的主人”。

分享 举报

发表评论 评论 (10 个评论)

涂鸦板

东南网官方微信
关闭